JET Magazine 2021年6月 Issue 127

FASHION FEATURE MEET THE LOCAL CRAFTSMEN Yoma和Elyse相識於大學時期,Yoma修讀graphic design,Elyse則讀fine art,二人於大學時已成為情侶。自Yoma首次手造皮革背囊送給Elyse後,便漸漸爱上這門手藝,後來更一起創立命牌Broken Fingers。所有皮具由全人手鏠製,不同於其他手造品牌,Broken Fingers的造工精緻得猶如高級皮具品牌。而背後的工匠,原來是一班來自庇護工場的殘弱人士。 Y: Yoma  E: Elyse 為何創立Broken Fingers? Y:2014年,我造了一個皮革背囊送給她,那是我的第一件手造皮具,後來才發覺自己對皮具感興趣。當年很流行手作市集,決定大膽試試,因此便創立品牌Broken Fingers。記得有天我們一起造皮具時,剛巧同一時間都扎到手指,又剛巧同一時間發送照片給對方,所以品牌名字就直接叫Broken Fingers吧。我本身讀平面設計,喜歡工整的東西,做皮具亦是,打孔和縫線是否整齊,會 影響整體美感,其實我有點強迫症。 品牌的設計靈感來自哪裡? Y:主要以簡約為主,不會有太多花俏的細節,所以大多是方形的設計。靈感主要來自於我送給她的第一個背囊,有點像日本小學生的背囊,之後的設計都是從那個背囊發展出來 E:我們常常用到幾何圖形,我喜歡有結構性的設計。後來我有個主意,想將生活上喜歡的東西加入設計中,例如我喜歡biology,有個系列便是關於細胞。我喜歡畫畫,所以會負責拼色。我們分工合作,我主要負責概念和設計,她則負賣紙樣。 分享一下皮具的製作工藝? Y:我們從法國和意大利購入皮革,手袋皮革我們會加入皮芯,某些部分甚至有三至五塊皮革重疊,因為可以讓手袋更加立體和硬朗,但要視乎手袋的設計和形狀。我們所用的皮芯都是牛皮,將整塊皮革塗滿膠水後貼合。我喜歡用歐式菱斬打孔,歐式和日式的針步會有所不同,會呈波浪狀。打孔後便到人手縫線,這部分是最花時間的,但手縫一定比機縫更堅固。由於我們選用的是植鞣革,比較硬身,皮邊塗上封邊劑後就能封邊,我們不用皮邊油,因為用久了會脱落,難以修補。雖然封邊劑會磨損,但不會脱落,甚至會愈用愈滑。就像植鞣革一樣,會愈用愈深色,就是所謂的養皮 製作皮具幾乎可用機器代替,為何仍堅持人手縫製? E:做品牌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對整個社會或行業要有貢戲,希望香港的工藝可以承傅下去。如果想貪便宜,其實大陸工廠會更適合。 Y:我們與 一個庇護工場合作,大眾對庇護工場的印象,大多都是包裝和貼紙,但我們的皮具全部都由他們人手製造的。在那之前,一直都是我們自己親手製造,但兩個人應付不了需求,所以嘗試找工廠合作。大概四年前,一個皮商介紹我們認識,這間庇護工場對皮藝很有熱誠,我們一拍即合。其實他們本身都略懂皮藝,因為他們有製作皮具售賣,希望不只是做包裝和貼紙,而能學習更高難度的工藝。庇護工場裡有自閉 症和中度弱智等殘弱人士,有一位甚至失去一隻手臂,但他卻很擅長做紙樣,我們只需提供草圖,他便能設計出紙檬。有些則是盲人,但縫線卻很精準,原來他是靠感覺去縫線。我們視他們為大家庭,大家互相欣賞,而且理念也一樣。很幸運能找到這個團體,他們能發揮所長就能自力更生,這樣更加有意思。作為創作者,我們都有自己的執著,即使大眾分不出手工縫線和機器縫線,但每件作品都有我們的心血。
2022-09-22

Lee Garden Association 2021年6月會員介紹

利園協會會員介紹 皮革品向來都是實用及耐用之選,故皮革工作坊和商店於香港大行其道,但標榜香港製造的卻是少之又少。香港皮革品牌Broken Fingers正正是少數堅持香港製造的品牌,更和屬於非牟利組織的庇護工場合作,每一件產品都來自她們一針一線製作,絕對是100%全人手縫製的皮革工藝品。 一個巧合成就一個品牌 品牌創辦人及老闆Yoma和Elyse,雖然一直喜歡皮革創作,但成立品牌的念頭不是一開始就有,相反是先有「Broken Fingers」這個有趣的店名。這是源自於Yoma 正在製作皮革品時不慎弄傷手指,隨即拍照分享給Elyse,而Elyse竟不約而同地遇上相同情況,所以她們就決定如有日開店,會以「Broken Fingers」作為店名,紀念這一個巧合,也同時代表每一個創作者都會發生的小意外。   一份禮物化成第一個系列 Broken Fingers的第一個系列名為Girlfriend Collection,創作的意念來自Elyse – Yoma希望給Elyse一份手作小禮物,以對方喜歡的卡通人物為靈感,製作出一個日系的書包款,這份禮物現在仍放在店中展覽的地方,既甜蜜又浪漫。店中的熱賣產品亦以此為藍本,設計以盒型袋為主,四四方方的形狀,成為Broken Fingers的代表性設計。 一種堅持促成一個合作 Broken Fingers也是從網上小店開始,主修Fine Art的EIyse負責創作,而主修Graphic Design的Yoma則負責打版和產品監定,產品的獨有設計和質素保證,令她們於2006年在銅鑼灣區擁有第一間實體店,其後訂單愈來愈多,而堅持全人手縫製的她們,也需要其他人分擔大量的製作工作,遂著手物色工場和人手。其中一位創辦人Elyse覺得:「作為一個香港的創作人,對於香港的製造業和設計與創意產業都有一份使命感,所以希望找到香港的工場合作。」 幸運地,她們遇上了一間非牟利組織,當中的庇護工場可以與她們合作,Elyse續說:「一般人都覺得和庇護工場合作,是我們幫助他們,但事實正好相反,沒有他們,我們也未能應付龐大的訂單。這種平等的合作方式,令品牌更有意義!」 找到工場也不是一拍即合,Yoma表示:「由第一次溝通,到打版,直到第一個成品出現,每一個過程都是一個考驗,我們也經歷了兩至三年的磨合期,才有現在這個最合適的合作模式。」 第一間分店成為人生的一個里程碑 Yoma和Elyse的第一間分店已經選址銅鑼灣,直至現在的第三間分店,都仍然選擇銅鑼灣,除了因為地段的優勢,更重要的是蘭芳道中這些舊唐樓及舊升降機,充滿香港懷舊味道,與Broken Fingers這個以香港製造為概念的本地品牌環環相扣。紮根於此,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。
2022-09-20

JESSICA 2022年6月號 雜誌專訪

Text: Moli Ng  Photo: Sze Chuen 與庇護工場合作 匠心手製高質皮具 – Broken Fingers 創辦人 Yoma & Elyse 從過去的崇洋哈日哈韓,以至近年大眾開始回頭追捧「香港製造」令近年不少本地品牌也打著此旗號殺出重圍。然而早在八年前,Yoma 及 Elyse 這對大學相識的小情侶,經已忠於本土手工製作,更與本地庇護工場合作發展出專屬團隊,令每一件產品均遠超皮具的意義。   兩根刺傷的手指 合創皮革品牌 她贈她一份自製禮物,她回贈她的是一個品牌的開始。 那年 Elyse 生日,熱愛做手作的 Yoma 自學皮具製作,漸漸迷上了皮革的世界。為表珍重,Elyse 為她開了社交平台,分享用心製作的每件皮具,該系列的贈禮更成為了品牌的「GF Collection」,系列中的背包隨後演變成現時品牌最具代表性的 Boxy Bag ,二人匠心鑽研工藝,漸漸接獲客人訂單,連夜趕貨時出了個浪漫的小意外,「在同一刻,我們將自己刺穿手指、正在流血的照片傳給對方 ,於是成就了Broken Fingers這個品牌名稱。」 為皮革打孔、在孔與孔之間穿針引線、將整塊皮革塗滿膠水後貼合⋯⋯對每個工序均一絲不茍的Yoma,本身為平面設計師,對於工整的感覺獨有一種「強迫症」,「本身很喜愛整齊的感覺,看著每個孔每條縫線很工整時會感到莫名高興,自己也喜歡幾何圖案,因此在設計上常加入正正方方、圓形等元素。」品牌的皮具以簡約中性為主並以幾何圖案及拼色,在大方的設計中塑造玩味感,低調中獨顯特色。每件手工皮具的製作約花上12至16小時,過程需要全神貫注,花費的精神及時間不計其數,換來的卻是難以言喻的滿足感,「一手一腳由一塊塊皮革著手造起,當中那份強烈的心意並非用高價買一個名牌袋可媲美。」 堅守皮具質素 望學生成品媲美產品 數年前本港興起一陣皮革風,打著「本地皮革」「手工皮革」的品牌門庭若市,要從中突圍而出、多年來屹立不倒,除了要有清晰明確的定位,也要有堅不可摧的堅持,「我們的定位是一定要造出品質好、手工好的皮具,也要有自家設計的款式,不能跟坊閒倒模般一式一樣,皮革方面則用上法國羊皮及意大利牛皮,因不同皮料的成品亦有所不同。我們堅持要做一個品牌出來,市場策劃、拍攝宣傅等各方面都追求盡善盡美,要令人會記得這個品牌,予人感覺有品味和特色,過程需要灌輸一些訊息去教育容人。」由起初顧客費得物非所價,到慢慢認為物超所值,全靠品牌在教育客人上也不遺餘力。今年品牌搬遷到更寬敞的工作室,談發展空間更大,亦可容納更多學生參與皮革製作,體驗手製皮具的樂趣 「對準每個洞口,用這個鎚仔垂直敲打⋯⋯縫線時要保持這個角度⋯⋯」除了堅守品牌理念及產品質素,Yoma 在教學上亦有一套原則,「教學其實並不輕鬆,自行製作與教導學生完全是兩碼子的事。本身自己很執著,我的原則是讓他們的成品媲美我們售賣的產品,優質得別人看上去,都難以相信是他們親手造的,那我才感到滿意!很多事情過不到自己的關口,不能馬馬虎虎辦工作坊便了事。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構思,如何談不同程度及天份的學生均能造出高質的成品。Broken Fingers 的皮具工作坊非兩三小時可完工,以製作手袋為例便要分兩天上課,共 12 至 14小時,令學生更能深入感受到手工皮具的可貴之處,以及可愛之處。 與庇護工場的命運共同體 一針一線地缝製手袋帶來無窮滿足感,花費的人力物力也同樣不計其數。二人發覺隨著訂單增加,難以單靠兩雙手日以繼夜製作,便與本地非牟利庇護工場合作,展開一場共生的互利開係,「我們的盒型袋結構並不複雜,只要教會他們一些簡單技巧,例如讓他們知道皮料要削到甚麼厚度等等,就已經在製作上幫上大忙。但磨合期是數以年計,例如牛皮很易刮花,工場小朋友會很擔心弄花了怎麼辦;之後用上新皮料時,又要轉用甚麼機器等等。工場由幾個人擴展到-整層專屬團隊,彼此合作無間,有很強的連結。我們不可以失去他們,他們也不能失去我們。」Elyse 娓娓道來,對這段合作關係引以為徽,「建立一個品牌不單單是為了自己,對於品牌可以回饋社會,這個平衡位令我感到白豪,也是品牌創立以來令我最開心的事情。很高興看見他們在過程中也獲得滿足感,但其實比起幫助他們,我反而覺得他們幫助我們更多,讓我們能成為本地創意及製造業的一份子之餘,也遠超時尚品牌的角色及意義。 堅持理念:我們都很「硬頸」 回顧八年的創業路,Yoma 指初創品牌時歷盡苦楚,到現時才「守得雲關見月明」,確是感慨良多,「多年前我已堅持〖香港製造〗,經常懷疑自己為何要如此堅持?到近幾年才有人重視逳件事,覺得終於苦盡甘來。很高興能遇上工場,可能個天眼見我如此辛苦,給我走這條路。一路上遇上很多挫折,也試過被人瞧不起,心裡很不忿氣。我們可以做到自己興趣,又可以維生,並非每個人都願意去冒險創業。我要多謝我自己,經常提自己勿忘初心;也多謝她,多謝家人。情侶合作既有愛火花,也有磨擦爭執的火花,Elyse 坦言二人性格好強經常吵架,卻從末放棄品牌「算起來也吵了六年!當時很年輕,不懂做生意,所有東西都一手包辦,很多事情需要磨合。慶幸彼此都沒有放棄,因為這件事對我們而言,實在太重要。Yoma 在旁笑說:「對啊,吵架也要回來開工趕貨!」對於品牌的未來,二人笑言會佛系地隨靈感而行,「一直以來,都只是想做一間貼地的小店,打好基礎再拾級而上,走長線發展。我們不會瘋狂地急推新產品,只要在產量及規模上慢慢擴展便可。我們從來都是見步行步,没想過要經營多少年,只想做好現在、做好自己。」
2022-08-04